首页 数字货币交易所文章正文

对比中日抗震救灾,日本网民不禁感慨:到底谁才是发展中国家啊?

数字货币交易所 2024年01月05日 11:20 71 Connor

原创 | 孤烟暮蝉

这两天我在上网的时候,在推特(现在叫X)上刷到了一篇帖子,发帖人是一个日本网民,帖子的内容则是和最近牵动着亿万日本国民的石川县能登半岛地震相关的。这篇帖子倒也不复杂,拢共也就两张图,三句话:

“这是地震灾害发生之后第一晚发生的事情,左边那张图片是中国的,右边那张是日本的。”

虽然这篇帖子的篇幅不长,但是信息量不小,而且关键信息基本都踩在了眼下日本大众舆论的敏感点上了,所以这篇帖子在推特上的热度还挺高。截至本期内容的文章落成时,它光阅读量就已经超过224万,点赞超过2万个,转发超过6600次,评论也有460多条。而在它的460多条评论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奔着抱怨日本政府在地震发生之后的不作为、乱作为和慢作为来的:

“空气净化器也没有,口罩什么的也没有,日本的地震灾后处置还是很原始啊,各方面都是。”

“石川现在应该挺冷的吧?我很担心地震灾区会发生集体感染。”

展开全文

“我是当年阪神淡路大地震(1995年1月17日)的受灾者,不得不说,虽然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是现在的日本和那时的比真是连1毫米的长进都没有。”

“中日两国的国力差距之大,简直不能更明显了吧?3·11大地震至今都过去多少年了,日本政府从中吸取到任何教训了吗?”

“虽说日本是一个欠发达国家,但也不至于说开发不出配备有冷暖气设施的避难所来吧?与其把宝贵的资金用在走后门、政策活动、奥运会或世博会之类的事项上,我更希望日本政府能优先考虑国民的需求。真要说选举什么的话,我想这才是最重要的选举活动吧。”

“明明灾害频发,可为什么临时厕所和帐篷这样的措施却不见踪影呢?我觉得这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可你们又是怎么看的呢?”

大概是由于这篇帖子的传播热度实在太高了,所以传到后来,有不少日本网民也从中看出了不妥的地方,并对原帖补充了相关说明:

“原贴左图描述的确实是2023年12月发生在中国甘肃省的积石山地震灾后的情况,但是积石山地震是发生在2023年12月18日的,而原贴照片是人民网在12月20日发出来的,所以将其称之为‘灾后次日晚的照片’并不妥当。”

“另外,原贴右图的照片和本次石川县能登半岛地震无关,它是一位名叫木野龙逸的摄影记者在2019年10月20日拍摄的,拍摄地点位于长野县长野市的丰野西小学。同年10月13日,19号台风‘海贝思’在日本伊豆半岛沿海地区登陆。此次台风威力巨大,给日本造成了巨大的人员财产损失,其中死者高达88人,直接经济损失超过67亿人民币,还把临时存放在福岛县田村市的2667袋核垃圾给冲到了河流里。”

虽然有日本网民对那篇推特原帖做了补充说明,但仅仅只是这个程度的补充恐怕还是不够。所以,当一些国内网友将这篇推特网帖和相关的补充说明搬回国内的社媒平台上之后,还有中国网友在日本网民一次补充说明的基础上作了二次补充说明:

“日本人抬举自己了。左边的图的确是灾后第一夜的,但右边的图却是灾后第6天的。右图为2019年10月12日晚‘海贝思’超强台风登陆日本,当晚长野市丰野西小学体育馆作为避难所开放,但直到6天后,18日晚才配置了瓦楞纸板床和垫子。”

说回那篇推特原帖。这篇帖子传到后来,甚至还把当初拍摄原帖右图的摄影记者木野龙逸都给招来了。虽然木野在评论区里也对原帖主人擅取他的照片、曲解照片原始信息的做法表达了委婉批评,并且一转头还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重发了他于2019年发布于日本雅虎新闻网的那篇旧闻,但是我能从这位日本摄影师的推特动态上明显感觉出来,对于日本政府在此次能登半岛地震灾害中的拉胯表现,他的不满之情恐怕也不比那位原帖主人的弱多少。

木村在推特上重发的那篇旧闻我也看了,虽说聊的不是和本次地震相关的事情,但是木村当初的文章也是以批评为主的,而且主要批评的地方,恰恰就集中在日本政府对长野市灾民安置环境的糊弄敷衍。木村的怨念之大,我单看他的文章标题都能感受出来,因为那篇文章的标题就叫《灾民被迫睡在犄角旮旯里,毫无隐私可言……‘避难所的环境恶劣至此’,为什么情况直到今天都没有改变?》

虽然那篇推特原帖的配图和原文注释确实有说不到位甚至是错误的地方,但这是不是就是说,如今的日本政府在安置能登半岛地震灾民这块就做得比2019年、比2011年,又或者是比1995年更强了呢?那也未必。在看过那篇帖子之后,我又在推特上找了一下这几天有关能登半岛地震灾区的消息,结果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些眉目。

你比方说这位日本网民在1月2日晚上8时54分发布的这则动态:“这是目前能登町鹈川小学内部的情况,灾区现在已经断水了,避难所也面临着缺水的窘境。灾民们需要大家的帮助,希望您能将这条信息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谢谢!”

同样的,这位日本网民也为他的网帖附上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的可信度应该还是比较高的,起码截至本期内容的文案写成时,我都还没有看到有其他人站出来指责它是张冠李戴的。

虽说这条推文的热度远不及我前面提到的那篇将中日地震灾区安置情况拿来做对比的网帖,但它的阅读量好歹也过10万了,所以它也还是吸引了一些日本网民过来评论区里参与讨论的。而这些被它吸引过来的日本网民普遍也没给日本政府什么好脸色,拢共也就20来条回复,基本上全都是在吐槽岸田文雄内阁的无所作为和胡作非为的。

“避难所里有暖气吗?那儿的地板一定又硬又冷吧?而且连自来水都没有。政府应该尽快提供支持才是啊!!阪神大地震和东日本大地震的前车之鉴都忘了吗?要是事态发展到那一步的话就太可怕了!!国民不应该对政治漠不关心,因为要是那样的话,政府就不会在意老百姓的死活了。”

“看样子避难所里还有电,所以应该还能点几个电暖炉,不过估计也就只够点4、5个,所以晚上还是会很冷。如果可以的话,有暖气和毯子就好了。”

“我都不知道我们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了,尽管我们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灾难,但这样的情形依然是不可想象的。日本政府和政客只关心他们自己,只想着中饱私囊。过去20年来都发生过多少灾难了?有多少日本民众的生活因此受到了影响?为什么情况直到今天都没有得到任何改变呢?”

“看看人家其他国家的避难所是怎么搞的吧,我真是绝望了。真是不敢相信,像日本这样地震灾害频发的国家,我们居然没有做好任何准备。这绝不是什么个人的问题,国家和政府应该做好准备的。防灾大于天,是时候把自民党政府给甩开了。”

“日本的发展已经落后于发展中国家的水平了呢。但不管怎么说也是碰上元旦假期了啊,所以自卫队和警察人员的动员水平一时半会儿提不上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出这期节目的过程中,通过浏览诸多日本网民的推特回帖,我学习到了一个新的知识点:杂鱼寝。这是日本网民发明出来,用于调侃日本敷衍了事的灾区安置的特殊名词。大概意思就是吐槽日本灾区的安置点往往都弄得十分杂乱,当地政府往往就是把灾民集中到某一个避难所里就拉倒了,所有应急物资,包括床铺、被褥、暖炉和锅碗瓢盆什么的全都得自备,否则就得席地而睡了。整个安置点通常也比较混乱,管理上显得杂乱无章,灾民都是各顾各的,缺乏统一调度。远远看过去就不像是一个井然有序的灾民安置点,反倒更像是一锅堆满了各种杂鱼的大杂烩。

而与杂鱼寝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美欧各国在天灾发生之后为灾区民众安排的多功能现代化避难设施。在此次能登半岛地震发生之后,不少日本网民在参与网络讨论,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2019年的阿尔巴尼亚地震,提到了当时意大利政府为塔兰托灾区居民准备的现代化避难安置点,提到了安置点里整齐划一、干净有序的巨大帐篷,提到了帐篷里摆放合理、看上去就挺舒服的折叠床垫,还提到了意大利政府特意给灾民们拉来的移动式餐车。

尤其是那辆移动餐车,早在2019年10月,日本国会议员森由子就曾在一次公开发言中特别点名表扬了这辆移动餐车,她说:“在意大利的一个灾民安置中心,人家首先做的就是把一辆移动式餐车给开过来,给大约1000名灾民提供堪称豪华的饭菜。意大利的灾区伙食供应是如此给力,以至于灾民最后吃到的饭食几乎和正餐没什么区别了。为了缓解灾民们的焦虑情绪,意大利政府甚至还给灾民们提供了红酒。”

事实上,不仅是意大利,在关于能登半岛地震灾区安置点的不同网帖下面,还有不少日本网民也贴出了韩国和菲律宾等国在遭遇天灾之后,这些国家的政府为了安置灾民所作出的努力。虽然韩菲两国灾区安置点的布置没有意大利的那么豪华,但是起码也都考虑到了为灾民们单独安排隐私空间这一层。即便灾民安置点是设置在室内的,韩菲政府也有为不同的灾民家庭设置了专门的帐篷。

当然,在本轮能登半岛地震中,也不是所有的日本灾民安置点都弄得像前面提到的能登町鹈川小学那么马虎的。以位于石川县首府金泽市某小学的这一处灾民安置点为例,它的情况就要好一些。一部分灾民在室内也支起了帐篷,而且还有电暖气可用,很多人盖的毯子也是统一规格的。不过就整体情况而言,无论是帐篷还是电暖气,它们的普及度似乎都还有待提高,而且整个灾民安置点看上去依然不太齐整。

大家要知道,这可是石川县的首府,相当于咱们的省会城市了。如果省会的灾后安置水平,也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那我就能理解为什么现在日本会有那么多网民对于岸田政府的灾后处置如此不满了。说实话,这个应急管理水平,确实是和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个日本相去太远了。

伤害这个东西,是对比了才有的。跟此次能登半岛地震发生后,日本政府在灾民安置问题上的毫无长进还有得过且过相比,中国政府在去年12月的积石山6.2级地震中的表现那简直不要强太多。别的咱都不谈了,只要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与“积石山地震”相关的关键词,弹出来的一堆搜索结果,我估计都足以让很多埋汰岸田政府的日本网民沉默上好一阵子了。

同样是灾后应急处置,中国这边的灾民安置点早在地震发生当晚就已经布置得像模像样了,安置点里规格统一的应急帐篷鳞次栉比,许多受灾群众都以家庭为单位分配到了单独的一套帐篷。灯、充电插座、热水壶、暖气、折叠床、被褥、毯子……各类生活物资也是该有的都有。帐篷外是早在地震发生之后就第一时间奔赴灾区的人民子弟兵战士,为了能让受灾的父老乡亲们尽早用上电、洗上澡、吃上饭,他们正在安置点里一刻不停地施工忙碌;因为担心饿着老百姓,战士们很多都得等群众吃完了才好开伙。

在党和政府的统一调度与指挥下,灾区安置点的建设工作进展得飞快。才用了短短十来个小时的时间,安置点里的居民不仅吃上了解放军移动餐车免费供应的热腾腾餐食,而且还用上了24小时不间断的水电。因为考虑到灾区小朋友在地震发生后一时半会儿可能还不方便回去学校上学,所以我们还在安置点里专门设置了温暖明亮的帐篷学校。从电子教学设备,到御寒被褥,再到课桌课椅,帐篷学校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

看到这里,我估计有些人可能会犯嘀咕了:听你说得震天响,可问题是人家日本灾民在地震之后有学校这种固定的避难场所可以去啊,这个中国总没有了吧?不管怎么说,人家的建筑物抗震能力比我们的强是事实吧?如果我们这边的灾民也有可以遮风挡雨的学校能去,哪还犯得着费那么大力气去专门搞一个户外的灾民安置点呢?

如果当地的财政条件允许的话,我相信甘肃政府是很愿意为积石山地震带的每一栋建筑物比照着高抗震标准修建的,但是很显然,这种假设只存在于理想之中。你不可能用一个目前只存在于理想之中的假设条件,去要求参与积石山抗震的救援队伍照着日本那套来。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党和政府为积石山灾区所规划的这个户外大型安置点,就是目前最适合我们的灾后应急方案,没有之一。是不是比日本强这个见仁见智,但是我相信这肯定是符合我们的国情的。

况且,再说了,如果我们把上述问题换一个说法:我身为一个中国人,可以承认日本的建筑物在抗震能力这块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那么反过来说呢?许多一直就看不上中国的日本人,还有那些连日来一直在舆论场上替中国人向日本反思的精神日本人,你们愿意承认中国政府和解放军在应急处置的反应力、组织力、执行力和管理力这几块的优势吗?你们愿意承认我们中国的抗震救灾有值得日本学习的地方吗?

或许你们之中有人是愿意承认的,但是依照我对你们的一贯了解,我想这种人的比例应该不会太高,起码不会比认为中国应该在抗震救灾这块向日本学习的人数比例更高了。

纵观那么多日本网民发在推特上讨论能登半岛地震的帖子,我能感受得出来,相当一部分日本人对于当今中国的发展还是怀有很强的抵触心理的。同样是灾后的应急处置,他们可以把意大利、韩国甚至是菲律宾的案例拿出来和日本做对比,也不太情愿多看一眼和能登半岛地震仅相隔了半个月左右的积石山地震灾后的救灾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他们觉得今天的中国在抗震救灾这块做得还不如菲律宾吗?我想不是的,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根源还是出在日本人的国民心态上。很多日本人之所以不愿或不敢直视中国,恰恰是因为今天的这个中国俨然已经活成了他们心目中那个理想的日本的模样:高效的动员能力、完善的应急预案、先进的救灾设备、统一的指挥调度、为民的中央政府、忠诚的人民军队、互助的社会氛围……所有这一切,都是如今这个日本可望而不可即的。

我们中国人有时候就是谦虚慎独过了头了,明明有做得比别人好的地方,却偏偏还总是不得不受被人家PUA的窝囊气。

日本的抗震救灾有做得好的地方,我们应该向日本学习;我们的抗震救灾也有做得好的地方,日本也应该向我们学习。这两者应该是相辅相成的,不存在什么单向奔赴。

之前中国的舆论场上总有人在试图教育我们的老百姓,说什么“算了吧,别嘴硬了,承认人家有做得比我们好的地方就这么难吗?”现在我想把这句话稍作修改,既是作为本期内容的结尾,同时也是送给那些一直无法睁开眼睛看中国的日本人和精神日本人的寄语:

“算了吧,别嘴硬了,承认中国有做得比日本好的地方,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吧?”

标签: 抗震救灾 日本 发展中国家 中日 网民

发表评论

火币交易所-比特币交易_火币app下载-火币网官网 备案号:川ICP备66666666号